網站公告: (05-12) 關于增補趙秀永為副會長、中建五局三公司河南分公司為副會長單位的通知 (02-20) 關于加強對商會會費及會長辦公會議有關規定進行調整的通知 (01-03) 關于評選表彰優秀會員、優秀會員企業、優組會員組的通知 (02-06) 關于表彰“2014年度優秀會員、先進集體”的決定 (02-05) 關于成立“河南省安徽商會公益慈善工作委員會”的通知 (12-19) 關于評選表彰2014年度先進單位和優秀會員的通知 (06-26) 商會信宣部第二次工作會議 (06-20) 河南省安徽商會規章制度
 

法律專家張祖勤解析案件(四)

放大字體  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2016-05-27  瀏覽次數:824
核心提示:江蘇省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決 書 (2015)寧民終字第6766號 上訴人(原審被告)南京喜發貨運代理有限公司,住所地
江蘇省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決 書
(2015)寧民終字第6766號
    上訴人(原審被告)南京喜發貨運代理有限公司,住所地江蘇省南京市浦口區星甸街道石橋工業開發區金橋南路A1172號。
    法定代表人鄭某某,該公司經理。
    委托代理人李某,男,該公司職員。
    被上訴人(原審原告)田某,男,漢族,1982年11月28日生。
    委托代理人江某,江蘇正天衡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代理人張某某,江蘇正天衡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上訴人(原審第三人)鄭某,男,漢族,1987年7月28日生。
   上訴人南京喜發貨運代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喜發公司)因與被上訴人田某、鄭某確認勞動關系糾紛一案,不服南京市浦口區人民法院于2015年9月24日作出的(2015)浦民初字第1399號民事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于2015年11月16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并于2015年12月25日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上訴人喜發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鄭某某及其委托代理人李某、被上訴人田某及其委托代理人江某、被上訴人鄭某到庭參加訴訟,本院依法缺席審理。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原審法院經審理查明,2014年10月14日,喜發公司(甲方)與鄭某(乙方)簽訂“掛靠合同”,雙方約定:甲方每月準時按月為乙方提供購買車輛所需的各項費用,乙方在領用時,及時按費用的票面金額如數繳款給甲方,乙方自愿將所購解放牌集裝箱車輛一臺,車號蘇A×××××,掛車號為蘇A×××××掛靠甲方,以甲方名稱(如行駛證、保險證、營運證等與車輛相關的證件上的名稱)登記上戶,車輛產權仍歸乙方所有。掛靠期限乙方車輛掛靠經營期限自2014年10月14日至2015年10月13日,掛靠期限內掛靠車輛不得轉出,如遇特殊情況由甲、乙雙方協商解決。掛靠費用乙方在掛靠期間每年應向甲方交納掛靠管理費2000元,作為甲方為乙方代辦各種事項及甲方各種管理的勞務費用,每年交納一次。2015年10月15日,喜發公司(甲方)與鄭某(乙方)簽訂“運輸協議”,雙方約定:甲方提供裝箱(拆箱)業務讓乙方運輸,甲方承諾給乙方單次運費按市場價格(具體參照每月運價單)結算,燃油、生活、住宿乙方自理。甲方每月15日前結算上月的費用,甲方未按照結算運輸費用乙方有權停工(如遇特殊情況,甲方可延后拾天)。之后,喜發公司又與潘某等人簽訂了“掛靠合同”、“運輸協議”。田某的工作受喜發公司法定代表人鄭某某以及鄭某安排。2014年12月19日,田某駕駛所有人為“南京喜發貨運代理有限公司”的蘇A×××××集裝箱車輛在浦口港務二公司二號吊機作業時發生事故,后由鄭某支付相關醫療費用。田某于2015年4月10日向南京市浦口區勞動人事爭議仲裁委員會申請仲裁,該委于同年4月21日以寧浦勞人仲案(2015)587號仲裁決定書決定,對田某訴喜發公司確認勞動關系爭議一案,依法終止審查。
    原審另查明,喜發公司成立于2014年8月26日,該公司法定代表人鄭某某系鄭某的叔叔。鄭某不具備用工主體資格。
上述事實,有田某提交的接處警登記表2份、鄭某某出具證明1份、證明4份、蘇A×××××機動車行駛證、蘇A×××××掛行駛證、疾病診斷證明書、出院記錄、病歷、短信記錄、明細賬、仲裁決定書,喜發公司提交的營業執照、法人身份證明書、組織機構代碼證、掛靠合同3份、機動車登記證書、港務公司通行證2份、運輸協議、銷售發票2份、道路經營運輸許可證、銷貨單、證人潘某證言,鄭某提交的購車發票原件及當事人當庭陳述等有關證據在卷證實。
原審法院認為,喜發公司與鄭某簽訂的“掛靠合同”及“運輸協議”是雙方真實意思的表示,且內容不違反法律、法規的規定,雙方均應履行。田某對喜發公司提交的“掛靠合同”不予認可,但未提交相關證據反駁,應承擔舉證不能的法律后果。關于田某要求確認其與喜發公司之間自2014年10月14日至今存在勞動關系的主張。原審法院認為,個人購買的車輛掛靠其他單位且以掛靠單位的名義對外經營的,其聘用的司機與掛靠單位之間形成了事實勞動關系。本案中,喜發公司主張其與鄭某系掛靠關系,田某系鄭某聘用的駕駛員,鄭某對上述事實亦予認可,因鄭某不具備用工主體資格,故對于田某主張確認其與喜發公司之間自2014年10月14日至今存在勞動關系,予以支持。
   據此,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第一款,《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法》第二條、第十六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工傷保險行政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三條第(五)項之規定,判決:確認田某與喜發公司自2014年10月14日起存在事實勞動關系。原審案件受理費5元免交。
   原審宣判后,上訴人喜發公司不服上述民事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稱:(一)田某在起訴時提出自2014年8月26日便在上訴人處上班,后在庭審中改變訴請為確認自2014年10月14日至今與上訴人存在勞動關系,那么,田某在2014年8月26日至同年10月14日也一直駕駛蘇A×××××號車輛,原審法院未查清該時間段田某為誰開車的重要問題,同時未查清田某何時到上訴人公司上班、工資如何發放等問題。也說明田某在整個案件事實做了虛假陳述。(二)原審認定田某的工作由上訴人的法定代表人鄭某某與原審第三人鄭某安排,這與客觀事實不符。田某是鄭某臨時雇傭的駕駛員,流動性大。上訴人公司從未安排田某的工作,也沒有任何證據證明田某的工作是上訴人公司法定代表人鄭某某安排。田某在受傷時駕駛的車輛僅行駛證登記在上訴人名下,而實際車主為鄭某。鄭某支付了全部醫療費用,而上訴人一分未付,說明上訴人與田某沒有關系。鄭某作為車輛的實際所有者與管理者,完全有權利和資格雇傭他人駕駛車輛,其與田某之間是雇主與雇員的關系。(三)在沒有法定事實與理由的情況下,原審法院準許田某當庭變更訴請,明顯違反法定程序。(四)田某沒有任何證據證明其與上訴人存在勞動關系。上訴人已提供充分的證據證明上訴人與鄭某之間僅僅是掛靠關系,鄭某當庭提供了購車發票等證據,提供了為田某支付的醫藥費票據,充分證明鄭某是蘇A×××××號車輛的實際車主和管理者,是田某的雇主。而田某提供的短信記錄和明細賬根本不具有合法性和真實性,達不到其證明目的。(五)勞動關系的成立應以雙方是否存在勞動法上的隸屬關系為評判標準,原審法院僅依據上訴人與鄭某之間的掛靠關系即認定上訴人與田某之間存在勞動關系,沒有法律依據。綜上所述,原審法院未查清事實,查明的事實與判決結果沒有因果關系,認定證據和適用法律錯誤,論證自相矛盾,請求撤銷原審判決,改判駁回田某的訴請。
被上訴人田某辯稱:(一)上訴人喜發公司與被上訴人田某之間存在勞動關系,田某直接接受喜發公司的安排。原審中,田某就不認可上訴人為了逃避法律責任而提供的其與鄭某之間的掛靠協議。(二)上訴人一直主張其與鄭某之間存在掛靠關系,根據法律規定,上訴人仍然是法定的工傷保險待遇責任承擔方,田某可以依據上訴人與鄭某在原審中提供的證據和陳述,直接向勞動行政部門申請工傷認定,所以上訴人本次上訴對田某的實質請求沒有什么影響。(三)希望上訴人根據事實,本著負責任的態度,對田某的損失積極賠償,而不是利用法律手段拖延責任承擔和浪費司法資源。因此,請求維持原審判決。
被上訴人鄭某辯稱:其與田某是朋友關系,其買了半掛車給田某開,田某的業務由鄭某安排,但由于鄭某沒有資質,故掛靠在喜發公司名下。因此,責任應該由鄭某承擔,與上訴人喜發公司沒有關系。
   本院審理期間,上訴人喜發公司對原審認定的“原告工作受被告法定代表人鄭某某及第三人鄭某安排”一節事實持有異議,其主張公司法定代表人鄭某某未安排田某工作,田某的工作均由鄭某安排。上訴人喜發公司對原審認定的其他事實不持異議。被上訴人鄭某對原審查明事實的意見與上訴人喜發公司的上述意見相同。被上訴人田某對原審認定的事實沒有異議。本院對各方當事人均無異議的事實予以確認。
    本院審理期間,各方當事人均未提交新的證據。
   本院另查明,原審期間,被上訴人田某提供了其與上訴人喜發公司法定代表人鄭某某之間自2014年9月30日至2014年12月17日期間的往來短信截屏,顯示來信手機號碼為188××××0098,內容主要是安排貨物運輸相關事宜。上訴人喜發公司認可該手機號碼屬于鄭某某,但主張田某所出示的信息是不是鄭某某所發送無法確認,且鄭某某作為喜發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當然有權指示車輛運貨地點,也不是經常性的勞動安排。
    以上事實,有短信記錄、當事人陳述等證據證實。
    本案的爭議焦點為:被上訴人田某與上訴人喜發公司是否存在勞動關系。
   本院認為,《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二條規定:當事人對自己提出的訴訟請求所依據的事實或者反駁對方訴訟請求所依據的事實有責任提供證據加以證明。沒有證據或者證據不足以證明當事人的事實主張的,由負有舉證責任的當事人承擔不利后果。上訴人喜發公司主張其與鄭某之間存在掛靠關系,被上訴人田某系鄭某聘請的駕駛員,因此,其與被上訴人田某之間不存在勞動關系。被上訴人田某對喜發公司與鄭某之間存在掛靠關系不予認可,為此,被上訴人田某主張其接受上訴人喜發公司的工作安排和管理,其每天的工作內容都是由上訴人喜發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直接指示,其勞動報酬由上訴人喜發公司法定代表人鄭某某與被上訴人鄭某發放,其直到原審庭審時才知道掛靠協議的存在,該掛靠協議是為應訴而制作。在本案訴訟過程中,被上訴人田某提供了短信記錄等證據,該短信記錄能夠反映出上訴人喜發公司法定代表人鄭某某長期直接安排被上訴人田某的工作,盡管其主張該工作安排是受鄭某的委托作出,但其并未提供證據證明,且作為用工一方,無論是喜發公司還是作為自然人的鄭某,應當對勞動報酬發放情況承擔舉證義務,而本案中,鄭某與喜發公司均不能提供證據證明田某的勞動報酬發放主體,因此,其應當承擔舉證不能的法律后果。被上訴人田某駕駛的車輛登記在上訴人喜發公司名下,在被上訴人田某提供勞動的過程中,亦有接受上訴人喜發公司法定代表人指揮的情形,上訴人喜發公司提供的證據不足以反駁被上訴人田某的主張,因此,應當認定喜發公司與田某之間直接建立了勞動關系。原審法院認定喜發公司與鄭某之間存在掛靠關系,以鄭某不具備用工主體資格為由,從而確認喜發公司與田某之間存在事實勞動關系,該理由存在不當之處,應予糾正,但原審法院對本案的判決結果正確,應予維持。
   綜上,上訴人喜發公司的上訴理由不能成立,對其上訴請求,本院不予支持。《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一)項之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二審案件受理費10元,本院予以免收。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 判 長  陳某某
代理審判員  吳某某
代理審判員  劉 某
二〇一六年一月二十七日
書 記 員  尹 某
    坦言律師觀點
   勞動法上的勞動關系,指用人單位向勞動者給付勞動報酬,而由勞動者提供職業性的勞動所形成的法律關系。它是人們在勞動過程中結成的社會關系,這種社會關系由勞動法等勞動法律調整。具體包括:勞動報酬、工作時間與休息時間、職業培訓、勞動紀律、社會保險和福利、勞動爭議的解決、勞動關系的產生、變更、消滅等方面的關系等。
企業和個人(以下簡稱掛靠方),掛靠有資質的企業(以下簡稱被掛靠方),承接經營業務,被掛靠方提供資質、技術、管理等方面的服務,掛靠方向掛靠企業上交管理費的行為,是掛靠行為。掛靠經營行為實質是承包承租經營行為。若掛靠方以被掛靠方名義對外經營,由被掛靠方承擔相關的法律責任。本案中,上訴人與鄭某簽訂的掛靠協議,可以認定為一種承包經營關系。
   現實中往往存在一些承包、轉包的情況,而且承包人、轉包人在招用勞動者時不簽訂勞動合同,卻安排勞動者從事單位的工作。一旦發生爭議,承包人或發包人就以未簽訂勞動合同,勞動者屬于承包人雇傭等借口否認與勞動者存在勞動關系。為此,勞動和社會保障部《關于確立勞動關系有關事項的通知》第4條規定:“建筑施工、礦山企業等用人單位將工程(業務)或經營權發包給不具備用工主體資格的組織或自然人,對該組織或自然人招用的勞動者,由具備用工主體資格的發包方承擔用工主體責任。”該《通知》第5條規定:“勞動者與用人單位就是否存在勞動關系引發爭議的,可以向有管轄權的勞動爭議仲裁委員會申請仲裁。”這些規定實際上是擴大了事實勞動關系的外延,把工程分包領域內的雇工和雇主之間的勞務雇傭關系納入了勞動法的保護范圍,最大限度地保護勞動者特別是農民工的權益,實現勞動法的宗旨,而其對發包方來說無疑具有警示作用,能促使其在選任承包人或分包人時更為謹慎,減少損害勞動者權益糾紛和安全事故的發生。
勞動和社會保障部《關于確立勞動關系有關事項的通知》如下:

關于確立勞動關系有關事項的通知
關于確立勞動關系有關事項的通知
關于確立勞動關系有關事項的通知
關于確立勞動關系有關事項的通知勞社部發〔2005〕12號
各省、自治區、直轄市勞動和社會保障廳(局):
    近一個時期,一些地方反映部分用人單位招用勞動者不簽訂勞動合同,發生勞動爭議時因雙方勞動關系難以確定,致使勞動者合法權益難以維護,對勞動關系的和諧穩定帶來不利影響。為規范用人單位用工行為,保護勞動者合法權益,促進社會穩定,現就用人單位與勞動者確立勞動關系的有關事項通知如下:
    一、用人單位招用勞動者未訂立書面勞動合同,但同時具備下列情形的,勞動關系成立。
    (一)用人單位和勞動者符合法律、法規規定的主體資格;
    (二)用人單位依法制定的各項勞動規章制度適用于勞動者,勞動者受用人單位的勞動管理,從事用人單位安排的有報酬的勞動;
    (三)勞動者提供的勞動是用人單位業務的組成部分。
    二、用人單位未與勞動者簽訂勞動合同,認定雙方存在勞動關系時可參照下列憑證:
    (一)工資支付憑證或記錄(職工工資發放花名冊)、繳納各項社會保險費的記錄;
    (二)用人單位向勞動者發放的“工作證”、“服務證”等能夠證明身份的證件;
    (三)勞動者填寫的用人單位招工招聘“登記表”、“報名表”等招用記錄;
    (四)考勤記錄;
    (五)其他勞動者的證言等。
    其中,(一)、(三)、(四)項的有關憑證由用人單位負舉證責任。
    三、用人單位招用勞動者符合第一條規定的情形的,用人單位應當與勞動者補簽勞動合同,勞動合同期限由雙方協商確定。協商不一致的,任何一方均可提出終止勞動關系,但對符合簽訂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條件的勞動者,如果勞動者提出訂立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用人單位應當訂立。
用人單位提出終止勞動關系的,應當按照勞動者在本單位工作年限每滿一年支付一個月工資的經濟補償金。
    四、建筑施工、礦山企業等用人單位將工程(業務)或經營權發包給不具備用工主體資格的組織或自然人,對該組織或自然人招用的勞動者,由具備用工主體資格的發包方承擔用工主體責任。
    五、勞動者與用人單位就是否存在勞動關系引發爭議的,可以向有管轄權的勞動爭議仲裁委員會申請仲裁。
                                                                                                                      
                                                                                   二○○五年五月二十五日

 
 
[ 資訊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訴好友 ]  [ 打印本文 ]  [ 關閉窗口 ]

 

 
推薦圖文
推薦資訊
點擊排行
 
 
时时彩安徽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