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公告: (05-12) 關于增補趙秀永為副會長、中建五局三公司河南分公司為副會長單位的通知 (02-20) 關于加強對商會會費及會長辦公會議有關規定進行調整的通知 (01-03) 關于評選表彰優秀會員、優秀會員企業、優組會員組的通知 (02-06) 關于表彰“2014年度優秀會員、先進集體”的決定 (02-05) 關于成立“河南省安徽商會公益慈善工作委員會”的通知 (12-19) 關于評選表彰2014年度先進單位和優秀會員的通知 (06-26) 商會信宣部第二次工作會議 (06-20) 河南省安徽商會規章制度
 

法律專家解析案件(二)

放大字體  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2016-05-13  瀏覽次數:719
核心提示: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決 書 (2016)滬02民終204號 上訴人(原審原告)楊某某,女,1969年1月6日生,漢族,戶

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決 書
(2016)滬02民終204號
    上訴人(原審原告)楊某某,女,1969年1月6日生,漢族,戶籍地湖北省。
    委托代理人朱某某(系上訴人丈夫),1948年11月8日生,漢族,住上海市靜安區。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上海純開娛樂有限公司江橋分公司,住所地上海市嘉定區。
    責人郭某某,該公司總經理。
    委托代理人韋某某,上海兆和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代理人顧某某,上海兆和律師事務所律師。
   上訴人楊某某因勞動合同糾紛一案,不服上海市嘉定區人民法院(2015)嘉民四(民)初字第601號民事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進行了審理。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原審法院經審理查明,楊某某系本市外來從業人員。2014年10月6日,楊某某至位于上海市嘉定區江橋鎮虞姬墩路XXX號XXX-XXX室籌備中的公司從事保潔工作,月工資人民幣(以下幣種均為人民幣)2,500元,由郭某某支付。2015年1月9日,上海純開娛樂有限公司江橋分公司(以下簡稱“純開公司江橋分公司”)經工商登記注冊成立,楊某某月工資仍為2,500元,由純開公司江橋分公司支付。2015年4月20日,楊某某向純開公司江橋分公司遞交請假條,之后,楊某某未再至純開公司江橋分公司上班。純開公司江橋分公司支付楊某某工資至2015年3月。2015年4月24日,楊某某向上海市嘉定區勞動人事爭議仲裁委員會申請仲裁,要求純開公司江橋分公司支付2014年11月6日至2015年4月20日間未簽訂書面勞動合同二倍工資差額13,750元、2014年10月6日至2015年4月20日間平時延時、休息日加班工資9,198元、解除勞動合同經濟補償金2,500元、2015年4月1日至同年4月20日間工資1,666元。2015年6月18日,該會嘉勞人仲(2015)辦字第1289號裁決書作出裁決,純開公司江橋分公司應支付楊某某2015年2月9日至同年4月20日間未簽訂書面勞動合同二倍工資差額5,965.9元、2015年4月1日至同年4月20日間工資1,590.9元,不支持楊某某其他的仲裁請求。楊某某不服仲裁裁決,訴至原審法院要求純開公司江橋分公司支付2014年11月6日至2015年4月20日間未簽訂書面勞動合同二倍工資差額13,750元、2014年10月6日至2015年4月20日間平時延時、休息日加班工資9,198元、解除勞動合同經濟補償金2,500元、2015年4月1日至同年4月20日間工資1,590元。
   原審庭審中,楊某某提供稱2015年1月份考勤表照片,并認為其該月全勤。考勤表顯示,楊某某出勤13天,其中7天遲到或早退。純開公司江橋分公司對考勤表照片的真實性未予認可。
   原審法院認為,根據勞動合同法規定,用人單位應當自用工之日起一個月內與勞動者訂立書面勞動合同,超過一個月不滿一年未與勞動者訂立書面勞動合同的,應當向勞動者每月支付二倍的工資。純開公司江橋分公司于2015年1月9日登記成立,純開公司江橋分公司未在成立后的一個月內與楊某某簽訂書面勞動合同,故楊某某要求純開公司江橋分公司支付2015年2月9日至同年4月20日間未簽訂書面勞動合同二倍工資差額的請求,予以支持。2014年11月6日至2015年1月8日間,純開公司江橋分公司尚未成立,不具有用人單位主體資格,楊某某要求純開公司江橋分公司支付該期間未簽訂書面勞動合同二倍工資差額的請求,沒有事實依據,不予支持。依據最高人民法院司法解釋規定,勞動者主張加班費的,應當就加班事實的存在承擔舉證責任。楊某某認為其每天加班半小時,每月僅休息2天,存在休息日加班工作的事實。但楊某某提供的稱2015年1月份考勤表顯示,其該月僅上班13天,其中包括遲到或早退7天,而純開公司江橋分公司已支付其全月工資,因而不存在楊某某加班工作的情形。楊某某未提供其他證據證明存在加班工作的事實,故楊某某要求純開公司江橋分公司支付2014年10月6日至2015年4月20日間延時及休息日加班工資的請求,目前尚無相應的事實依據,難以支持。2015年4月20日,楊某某向純開公司江橋分公司遞交請假條后未再至純開公司江橋分公司上班,不存在純開公司江橋分公司單方面解除勞動合同的情形,故楊某某要求純開公司江橋分公司支付解除勞動合同經濟補償金的請求,沒有事實及法律依據,不予支持。依據勞動合同法規定,用人單位應當按照勞動合同約定和國家規定,向勞動者及時足額支付勞動報酬。2015年4月1日至同月20日間,楊某某為純開公司江橋分公司提供了勞動,純開公司江橋分公司應按約定的工資標準支付楊某某該期間工資,故楊某某要求純開公司江橋分公司支付該期間工資的請求,合法有據,予以支持。審理中,楊某某申請追加上海純開娛樂有限公司為共同被告,但楊某某未明確該公司應承擔的民事責任,楊某某該意見,不予采納。據此,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合同法》第十條第二款、第三十條第一款、第八十二條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勞動爭議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三)》第九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二條之規定,判決如下:一、上海純開娛樂有限公司江橋分公司應于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支付楊某某2015年2月9日至同年4月20日間未簽訂書面勞動合同二倍工資差額人民幣5,994.76元;二、上海純開娛樂有限公司江橋分公司應于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支付楊某某2015年4月1日至同年4月20日間工資1,590元;三、駁回楊某某要求上海純開娛樂有限公司江橋分公司支付2014年10月6日至2015年4月20日間平時延時、休息日加班工資9,198元的訴訟請求;四、駁回楊某某要求上海純開娛樂有限公司江橋分公司支付解除勞動合同經濟補償金2,500元的訴訟請求。負有金錢給付義務的當事人,如未按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應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之規定,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
   原審法院判決后,上訴人楊某某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訴稱:其在2014年10月6日入職被上訴人公司,被上訴人沒有與其簽訂勞動合同,也沒有為其繳納社會保險金。其提起仲裁后被上訴人以該公司是在2015年1月9日才取得營業執照作為抗辯理由,上訴人即要求將被申請人變更為上海純開娛樂有限公司,但仲裁委沒有同意也沒有給予書面回復。一審期間,其要求追加上海純開娛樂有限公司作為被告,未被準許。其要求將被告變更為上海純開娛樂有限公司,一審法院也未予理睬。根據規定,法人非依法設立的分支機構或者雖依法設立但沒有領取營業執照的分支機構,以設立該分支機構的法人為當事人。故上訴人將上海純開娛樂有限公司作為被申請人、被告,均于法有據。上訴人認為其在2015年1月9日之前已經在上海純開娛樂有限公司工作,故用人單位還應支付其在此之前的未簽勞動合同的兩倍工資差額。關于加班工資,被上訴人沒有提供考勤材料,應承擔不利后果。上訴人要求撤銷原判,依法改判或者發回重審。
被上訴人純開公司江橋分公司辯稱:其在2015年1月9日設立,故不同意上訴人的訴請。上訴人沒有加班,上訴人自行離職,故不存在經濟補償金。被上訴人要求維持原判。
   本院經審理查明,原審法院查明的事實屬實,本院予以確認。
  本院認為,根據本案查明的事實,純開公司江橋分公司在2015年1月9日經工商登記注冊成立,故上訴人要求其支付此前的未簽勞動合同二倍工資差額沒有依據。上訴人向被上訴人主張加班工資,但未提供證據證明其存在加班的事實。上訴人在2015年4月20日遞交請假條后未至公司上班,故其主張解除勞動合同的經濟補償金沒有法律依據。關于上訴人提出的其在原審期間要求追加上海純開娛樂有限公司的問題,因其未明確對上海純開娛樂有限公司的訴請,原審法院據此不予準許并無不當。原審法院據此所作判決并無不當,本院予以維持。上訴人的上訴理由不能成立。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一)項之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二審案件受理費人民幣10元,由上訴人楊某某負擔。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 判 長  卞某某
審 判 員  鄔 某
代理審判員  劉 某
二〇一六年一月二十九日
書 記 員  朱 某
    附:相關法律條文
    附:相關的法律條文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
    第一百七十條第二審人民法院對上訴案件,經過審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別處理:
   (一)原判決、裁定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的,以判決、裁定方式駁回上訴,維持原判決、裁定;

    坦言律師觀點
    司法實踐中,舉證責任的承擔直接關系到當事人訴訟權利的實現,按照法律規定,主張權利的一方負有舉證責任,即“誰主張誰舉證”,這也是是舉證責任分配的一般原則。然而,由于社會關系的復雜性,在很多情況下這一原則卻不能給當事人的權利提供充分救濟。因此,而舉證責任倒置作為一般舉證原則的例外,越來越多的被適用。所謂舉證責任倒置,是指基于法律規定,將通常情形下本應由提出主張的一方當事人就某種事由不負擔舉證責任,而由他方當事人就某種事實存在或不存在承擔舉證責任,如果該方當事人不能就此舉證證明,則推定原告的事實主張成立的一種舉證責任分配制度。
勞動爭議案件中,雖然勞動者與用人單位在法律上是平等的主體,但勞動者對用人單位有一定的人身依附屬性,致使用人單位處于強勢地位,勞動者普遍處于弱勢地位。為了平衡勞動者和用人單位之間的利益,我國勞動立法傾向于對勞動者的保護,以抵消這種實質上的不平等。特別是在舉證責任分配中,由于很多證據由用人單位掌握,勞動者往往很難獲得或者根本無法獲得這些證據材料。因此,完全讓勞動者舉證證明自己的權利被侵害是不公平、不合理的。在審理勞動爭議案件時,應根據《勞動合同法》的立法精神和《民事訴訟法》的公平原則,按照勞動爭議的性質、當事人對證據的控制情況、收集證據能力的強弱等因素,來合理分配舉證責任。舉證責任倒置原則就是為了實現舉證責任上的“平等”,以提高訴訟效率,合理保護勞動者的利益。
勞動爭議舉證責任倒置的法律規定: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勞動爭議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一》第十三條:“因用人單位作出的開除、除名、辭退、解除勞動合同、減少勞動報酬、計算勞動者工作年限等決定而發生的勞動爭議,用人單位負舉證責任。”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六條中:“在勞動爭議糾紛案件中,因用人單位作出開除、除名、辭退、解除勞動合同、減少勞動報酬、計算勞動者工作年限等決定而發生勞動爭議的,由用人單位負舉證責任。”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勞動爭議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三》第九條:“勞動者主張加班費的,應當就加班事實的存在承擔舉證責任。但勞動者有證據證明用人單位掌握加班事實存在的證據,用人單位不提供的,由用人單位承擔不利后果。”
   《勞動爭議調解仲裁法》第六條規定:“發生勞動爭議,當事人對自己提出的主張,有責任提供證據。與爭議事項有關的證據屬于用人單位掌握管理的,用人單位應當提供,用人單位不提供的,應當承擔不利后果”;第三十九條規定“當事人提供的證據經查證屬實的,仲裁庭應當將其作為認定事實的根據。勞動者無法提供由用人單位掌握管理的與仲裁請求有關的證據,仲裁庭可以要求用人單位在指定期限內提供。用人單位在指定期內不提供的,應當承擔不利后果”。
   《勞動爭議案件辦案規則》
    第十七條當事人對自己提出的主張有責任提供證據。與爭議事項有關的證據屬于用人單位掌握管理的,用人單位應當提供;用人單位不提供的,應當承擔不利后果。
    第十八條在法律沒有具體規定,依本規則第十七條規定無法確定舉證責任承擔時,仲裁庭可以根據公平原則和誠實信用原則,綜合當事人舉證能力等因素確定舉證責任的承擔。
    第十九條承擔舉證責任的當事人應當在仲裁委員會指定的期限內提供有關證據。當事人在指定期限內不提供的,應當承擔不利后果。
    第二十條當事人因客觀原因不能自行收集的證據,仲裁委員會可以根據當事人的申請,參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有關規定予以收集;仲裁委員會認為有必要的,也可以決定參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有關規定予以收集。
《工傷保險條例》第19條規定:“用人單位與勞動者或者勞動者直系親屬對于是否構成工傷發生爭議的,由用人單位承擔舉證責任。”
《關于確定勞動關系有關事項的通知》第二條規定“用人單位未與勞動者簽訂勞動合同,認定雙方存在勞動關系時可參照下列憑證(一)工資支付憑證或記錄(職工工資發放花名冊)、繳納社會保險費記錄;(二)用人單位向勞動者發放的工作證、服務證等能夠證明身份的證件;(三)勞動者填寫的用人單位招工招聘的登記表、報名表等招用記錄;(四)考勤記錄;(五)其他勞動者的證言等。其中,(一)、(三)、(四)項的有關憑證由用人單位負舉證責任。
 
 
[ 資訊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訴好友 ]  [ 打印本文 ]  [ 關閉窗口 ]

 

 
推薦圖文
推薦資訊
點擊排行
 
 
时时彩安徽快三